果柚莓

吃cp基本都是攻all和all受。纯mtmte黑,喜欢mtmte绿豆通的不要关注我。

昨天鉴赏歌词的时候找到一套歌,四首连环剧情讲一个丧男的故事,在跟相声解妹们讲歌词剧情的时候阿盐跳了出来说这就是在讲他豪本豪!然后开始相声battle并拿出了完全符合剧情的车出本,我tm笑死

 @全坑高手  阿盐起来写文了,你看我都动笔了!

nili冷逆永远都是一个套路额,天天艹自己图美文多不ooc篇篇文都是精品,可惜大家都是正常审美不想看惹

牛逼牛逼,逆家永远都要艹一把自己高端大气上档次你们都是小学生人设,甘拜下风自叹不如惹

即食品阿撒:


哇日,这年头的opm在贴吧被人喂了逆都能上lof打mop标签吐槽了,骚操作骚操作,除了刷存在膈应人还有啥用
建议去mop论坛看看自家大宝贝发的文消消气,平衡一下,毕竟是以互攻得来的来之不易的胜利

想了想可能还是输在了起跑线上,毕竟这段话我是不敢打对家标签的

喜欢迷你绿豆的就别说自己是通二本命了好伐

帮朋友画的头像

我希望所有的对家都能要点脸,一边蹭逆家粮一边嫌弃还要一边宣称自己的cp正确又不ooc,脸皮能盖住脸的都不好意思做这种事

小时候初一到初三花了三年写了一部百合报复题材的小说,觉得自己可牛逼了这题材绝对没人写,结果特么的看了一部电影剧情完全一模一样,尤其是揭发真相的方法都一模一样,简直气得我到今天还耿耿于怀

【翻译·MOP】Paint Job

即食品阿撒:

作者:Bumblesquee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58366

授权:↓




擎天柱醒来时,房间里异常闷热。

卧室里的空气沉闷潮湿,这让他的装甲微微张开,向外排出更多的热气。他的内置时钟显示现在差不多是贾斯帕的夜晚——这说明他已经睡了快整整一天了。深吸一口气,擎天柱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此时卧室的房门被猛地推开。

“擎天柱,很高兴看见你总算醒了!”威震天挂着狡黠的微笑,一般当破坏大帝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时,他就会露出这种表情。前首领慢慢踱步到床边,坐在领袖的身侧,紧握住他的一只手。

擎天柱眯起眼睛盯着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才刚醒,还有些昏昏沉沉......另一部分是威震天有些不一样,领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等他再次眨了眨眼,破坏大帝的形象依旧毫无变化。

威震天亮银色的涂装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崭新光滑的黑色。新的涂装出奇的黑,擎天柱心想,比他所见过的黑色都浓厚深邃。他调整焦距,看到威震天身上的刮痕和破损都被打磨一新,所有污渍也已经洗刷干净。打过蜡的光滑表面闪烁着和主人光镜一样的骄傲光芒。
“所以?”威震天的笑容愈发扩大,温柔地捏捏领袖的手,“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他凑了过来,让领袖能清楚地看见他比原来更加尖锐的牙齿。

擎天柱稍稍往后倾身,上下打量着威震天的整个新装甲。十分令人震惊,至少可以这么说,这就像看着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更干净,保养得更好,更新,但还是他威震天。虽然不同但并不坏......“我认为这很好看,很适合你,威震天。”擎天柱点了点头,挑起眉,“为什么要改涂装?”

出乎领袖预料,这个问题难倒了威震天。他沉思起来,为什么呢?但很快破坏大帝又恢复了自信的表情,“鉴于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我认为一个新涂装有助于重新开始。”

擎天柱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这个新起点柔化了不少破坏大帝身上的戾气,这也是个令人惊讶的且了不起的改变。领袖抬起手托着威震天的头雕,磨蹭着他的下唇,“这很适合你,威震天,你看起来焕然一新。”

黑色机体低下头张开嘴,便于领袖能摸到他的牙尖——这让擎天柱吃了一惊,普神在上,他的牙齿可够锋利的。这个认知让他想起了自己对接面板的遭遇。房间里的气氛开始燥热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威震天露出狡猾的微笑,尖锐的手指顺着擎天柱的胸甲缓缓向下抚摸。他凑到领袖耳边,声音低沉圆润:

“现在你想看看还有什么是新的吗?”

END





↑最后一句是个黄笑话♂